首页 > 房产 > 正文

8个月1亿投资灰飞烟灭,河南这家「童话王国」惨死警示了谁?

作者:小编 发布时间:2020-05-12 03:21:35
摘要: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几台大型机械不断地在配合、忙碌着,伴着轰鸣声,崭新的蘑菇城堡、魔法屋一座座倒塌,散发着欢乐和梦幻气息的一片童话世界很快沦为一片废墟。这是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几台大型机械不断地在配合、忙碌着,伴着轰鸣声,崭新的蘑菇城堡、魔法屋一座座倒塌,散发着欢乐和梦幻气息的一片童话世界很快沦为一片废墟。

这是今年3月,河南郑州市惠济区孙庄村外发生的一幕,被拆除的是2018年新建成的法莉兰童话王国。

然而,看似轻松的拆除过程背后却玄机重重。

8月底,法莉兰童话王国被作为“携手清四乱 保护母亲河”专项行动检察公益诉讼典型案例向全社会公示。

在最高检的通报中,“未办理规划、用地等行政审批的情况下,擅自在黄河滩区建设”“相关行政机关多次给予行政处罚,但该公园仍继续施工,并建成投入运营”“对滩区生态系统造成严重影响,且威胁到黄河行洪安全”等的描述让人浮想联翩又感慨不已。

这个景区什么来头?

为何企业可以在未办理规划、用地等行政审批的情况下进行建设?

为何企业不将行政处罚当回事,在多次处罚后继续施工并建成投入运营……

一切都要从法莉兰童话王国的落地说起。


01

孙庄村位于郑州市区西北部,紧邻郑州黄河风景名胜区,距离郑州市中心约40分钟车程。

据村民描述,孙庄除了种植,没有其他产业。

2017年3月,孙庄村九组队长夏金生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引入法莉兰童话王国建设方——郑州新万国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万国旅游)。

在当时看来,此次合作可谓双赢。

新万国旅游以农业项目名义拿到了1000亩地,计划投资2个亿,以魔幻魔法为核心创意打造国内首个田园情景体验式休闲旅游区,引领惠济区乡村旅游发展的国际休闲旅游新时代。

孙庄村每年至少可以获得200多万元的地租费用,解决数百人的灵活就业。

时间就是金钱。

利益驱动之下,项目进展迅速,投资1亿、占地500亩左右的项目一期,2017年8月开始建设,2018年6月30日就已经试营业。

10个月时间,法莉兰童话王国拔地而起。

自黄河南大堤向北至河道范围内,依次建设了1300多个硬化停车位、人工围墙和高大的城堡式入口;入口左侧人工堆土填造了一座小山,山脚下临建了一个标准马戏场馆;入口右侧则为名贵树木绿化园和一个跑马场,显得颇为壮观。

在主题乐园内,运营方设计了摩天轮、旋转木马,冒险岛,童话小木屋、精灵森林、彩虹花海等,每天还配合推出多场女巫演出、小丑表演等主题演艺。

魔幻的元素加上线上线下铺天盖地的宣传,法莉兰童话王国迅速吸引了不少郑州当地市民,很多家长都带着孩子前去体验。

从6月30日开始试营业到8月底,法莉兰童话王国游客数量超过30万人。

在抖音上,一个法莉兰童话王国的视频,点赞量达到6.5万,评论量为1800多,不少网友询问地址和价格,希望前去体验。

法莉兰童话王国官方微博发布的一个视频显示,2018年9月2日一大早,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视频中有游客说道,至少要排队半个小时才能进园。

然而,不久之后一条公告让乐园热闹的气氛戛然而止。

2019年3月6日,法莉兰童话王国发布闭园调整升级的公告称:为响应政府号召,根据黄河中央湿地公园等省市重点工程建设需要,结合惠济区五旅融合发展的规划要求,在相关职能部门的指导下,法莉兰童话王国将于2019年3月11日开始进行全面升级改造,预计2019年下半年将重新开放,对外营业。

02

下半年,很多游客并没有等来开业的消息,看到的却是项目被拆除的报道。

原来,法莉兰童话王国是在未办理规划、用地等行政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在黄河滩区建设的。

官方通报显示,新万国旅游擅自在黄河滩区建设一个占地370.68亩的“法莉兰童话王国”儿童游乐公园。公园内建造占地4508.89平方米的砖混结构房屋16处,硬化地面60926.27平方米建设停车场,倾倒渣土34840立方米,建设围墙2050米,并存放大量游乐设施。

正如开头所说,通告中还写明“在公园建设过程中,相关行政机关多次给予行政处罚,但该公园仍继续施工,并建成投入运营,对滩区生态系统造成严重影响,且威胁到黄河行洪安全。”

从目前的公开资料看,“多次行政处罚”可以认定为9次,分别是:

公园建设过程中,惠济区国土局于2018年4月至8月期间对其立案查处4次,作出4份行政处罚,要求其限期拆除非法建筑设施,恢复土地原状,处以罚款446万余元,该公司仅缴纳罚款38万余元,且未拆除违法设施。该局4次向惠济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4次裁定由古荥镇组织实施拆除;

古荥镇政府于2018年6月责令其停止施工1次;

惠济区环保局于2018年6月立案查处1次,处以罚款42.78万元;

惠金河务局于2017年9月至2018年9月期间立案查处3次,处以罚款14.8万元。

为何9次行政处罚也未能阻止企业建设步伐,企业反而边交罚款边建设?

检察机关认为,惠济区国土局已依法全面履行监管职责,而古荥镇政府、惠济区环保局、惠金河务局虽作出了罚款或责令停工通知,但并未穷尽其法定监管手段。

主要原因是国土、河务、环保、镇政府等部门职责存在交叉,具体问题由多头管理,执法上难以形成有效监管合力。

对于法莉兰童话王国为何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建设起来,古荥镇一位领导曾对媒体表示:“国土部门已经向该项目下达了停工通知书,他们不停工,我们镇政府又没有执法权,没办法管。”

在郑州铁路运输检察院的督促和惠济区政府统一协调指挥下,最终,法莉兰童话王国主体建筑16处砖混结构房屋被拆除,60926.27平方米硬化地面全部拆除,游乐设施、建筑垃圾及倾倒的渣土全部清理并进行复绿,370余亩被占用土地恢复原有生态地貌。

到此,法莉兰童话王国项目似乎已经画上了句号。

但是在法莉兰童话王国相关负责人看来,依然还有转机。

劲旅君询问闭园时提及的下半年开业时间时,法莉兰童话王国负责票务、演艺、营销等事务负责人朱军说,项目部分被拆除后,政府还没有进一步表态,暂时还不能确定开业时间。目前在等政府的最终确认,政府如果表示可以干就会继续建造和营业。

当被问及为何不能开业,朱军并未提及园方的违规行为,仅表示因为项目位于黄河滩地,今年上半年政府一直在做环境保护、耕地复原工作,项目因此受到影响。

法莉兰童话王国还有可能开业吗?朱军回答:还要继续看政府下一步的规划。

03

违规建设,对官方九次处罚置于不顾,最终建成并营业,即使在被拆除后,还在等待转机,新万国旅游和孙庄村为何如此有底气?

劲旅君梳理新万国旅游股权关系发现,持有新万国旅游99%股份的公司为郑州铭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河南新合鑫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拥有郑州铭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60%的股份。

新万国旅游的法人为魏琳琳,曾是河南新合鑫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合鑫)的董事长助理,目前为新合鑫紫荆之星项目总经理。

在新合鑫官网,劲旅君也看到,文旅地产是集团的重要产业之一,而文旅地产板块的代表项目就是法莉兰童话王国。

公开资料显示,新合鑫是2006年成立于河南郑州的一个本土房企,曾被媒体封为“郑州西区王”,开发了新合鑫·睿智花园、新合鑫·睿智楠园、石佛艺术公社、新合鑫·紫荆之星、海南观悦城等众多项目,累计完成投资400亿。

此次未批先建并非是新合鑫第一次不按规章办事。

在开发房地产项目的过程中,新合鑫也曾因无证售房受到行政处罚。

《东方今报》记者曾暗访发现, 新合鑫的睿智·禧园项目在因为无证售房被查处,,被要求停止违规销售后,违规销售行为不仅没有停止,反而通过各种途径宣传诱导购房者买房。

这也不是孙庄村和郑州市惠济区国土局第一次打交道。

2016年,《法制日报》曾报道,郑州市金地人家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在惠济区孙庄村租地1000多亩搞观光农业,然而却在农用地上建起别墅群,堂而皇之地以租代售,行商业开发之实。郑州市惠济区国土资源局于2018年10月15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要求拆除新建建筑物和新建构筑物,恢复土地原状,同时处以每平方米20元,共计约87万元罚款,于今年才被裁定强制执行。

再往前, 2013年孙庄村就曾未经批准私自在耕地上建房,当年,惠济区国土资源局下达处罚决定书,责令村长邵成山退还非法占用的18.7亩集体耕地,并限15日内拆除非法占地上的新建建筑物,恢复土地原貌。但是处罚书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建房非但没有停工,反而加班加点的赶工期,2014年基本建成,惠济区国土局下发的处罚决定书在孙庄村成为一纸“空文”。

04

为何企业和村里如此无视“处罚”?

河南某县自然资源局工作人员告诉劲旅君:“在地方,有些项目一旦被列为地方重点项目,相同级别的政府单位很难查的动。”

关键的是,违规项目有机会“洗白”。

前些年,有未批先建的企业,通过县级政府每年一次向省级政府申请调整土地性质的机会,趁机将项目土地性质转变为合法状态。

很多项目即使明知不合规,但因为落地会给地方带去大量税收和就业,企业和当地政府仍都愿意冒险,闯一闯,希望能成为那个幸运儿。

万达的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明知高尔夫球场、别墅违规,抚松县政府为保证项目落地,还专门为开发商签订了保障协议,上面明确写明:“甲方需保证乙方可以经营高尔夫”、“关于别墅用地,甲方同意以双拼、联排住宅项目立项”并“及时为乙方发放预售许可证”。

当地一名政府官员也曾说:“作为我们来讲,当时万达有一个投资230亿的项目落户在抚松,这么大一个项目落户,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个震憾或者是振奋,举全力来推进这么一个项目,这个可能也是企业当时提的一个条件吧。”

在国内,因为不合规,被叫停、处罚、拆除的景区屡见不鲜。

2017年,浙江缙云壶镇镇金竹村大岩坑自然村在规划未获批的情况下就开始建设3A景区,其修建的停车场、公共洗手间等强占村民耕地,在被媒体曝光后被叫停。

江苏省5A级景区项目——月亮湾国际旅游度假区由滨海县滨海港投资开发公司实施,该公司在未取得海洋使用权的情况下,擅自占用海域,实施海域浴场景观和月亮湾防波挡沙堤工程,被国家海洋局海监第五支队于2016年2月1日立案查处。

秀丽东方被拆事件最为典型。2018年5月,“明星公园”成都秀丽东方,园内商业街被拆除叫停。自2017年宣布免门票以来,秀丽东方成为了成都百万级以上游客的重要场景,主要依靠商业运营收回资本。由于建设用地一直没有或政府批复,园区决定把商业街“搞起来再说”,导致了6亿元投资付之东流。直到目前,成都秀丽东方还在闭园状态,官方称正在等待相关部门解决中。……

总结上面的案例,我们不难发现,这些景区主要“折”于三个问题。

一是土地问题。景区建设用地少,度假用地审批难,很多景区冒着巨大风险去打农地、林地、滩涂等的主意,殊不知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旦出现问题,立即危及生命。法莉兰童话王国、秀丽东方都因为土地问题灭亡或几近灭亡。

二是程序问题。有些景区因为与地方规划不符等问题不敢提交相关规划,或因为政府审批程序慢未耐心等待就开始建设,出现景区几近建完,规划、土地等仍未得到批准或不被批准等众多问题。

三是环保问题。近些年随着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原来一些被大家忽视的问题,现在都成为考核的重要指标,而原来重要的也日益重要。万达的长白山国际旅游度假区违规建别墅、高尔夫球场等问题正是中央第一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吉林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工作期间发现的。

这些问题中的任何一个对项目来说都是“致命伤”,更何况很可能会两个或三个一起出现。

在原来投资热潮之下,景区建设中的一些问题被浪潮所掩盖,并不明显,但是如今随着潮水退去,谁在裸泳,一眼明了。

景区带“病”投资,是该醒醒了。

责任编辑: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