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育儿 > 正文

从吴昌硕到李叔同,背后竟然藏着这样的动人往事

作者:小编 发布时间:2020-03-09 03:34:10
摘要:上周,大型纪录片《西泠印社之孤山路31号》第二集《草木记》在浙江卫视播出,收视率持续上升,甚至与周末黄金时段的《风味人间》接近。片中很“仙”很梦幻的唯美画面惊艳了观众,赢

上周,大型纪录片《西泠印社之孤山路31号》第二集《草木记》在浙江卫视播出,收视率持续上升,甚至与周末黄金时段的《风味人间》接近。片中很“仙”很梦幻的唯美画面惊艳了观众,赢得不少赞誉。

今晚,备受期待的新一集《石头记》即将播出。作为《孤山路31号》“湖山、草木、石头”三部曲的收官之作,除了依旧可以看美到窒息的唯美影像外,必须划重点的是,这一集的信息量很大。

吴昌硕珍藏印章现身拍摄现场

李叔同私人印章藏于孤山石壁

“中国人相信石头里隐藏了一些特殊的生命信息,能在天人合一的境界里去寻找永恒。”总导演许继锋透露,在《石头记》这一集,你将会看到石头背后的文脉力量,这力量自始至终陪伴着西泠印社走过115年。

片中,用了一个特别的情景化切入方式,打通现实和精神空间的穿梭隧道,来讲述吴昌硕的一生。作为西泠印社第一任社长,吴昌硕的人生,留下诗书画印四绝的响亮名声,更有不少藏在作品里的动人故事。有一方“明月前身”章,是吴昌硕65岁时梦见他早逝的未婚妻章氏后而刻的。一面是一副仕女的背影,一面为有格朱文款,3行,每行6字,文曰:“元配章夫人梦中示形,刻此作造像观,老缶记。” 拍摄这场戏,是在余杭超山。许继锋说,“到了现场,我们才想起来,超山其实正是吴昌硕人生的最后归宿地。吴昌硕的四世孙吴超老师,拍摄当天晚上就带着珍贵的‘明月前身’原章前来现场指导拍摄,这是十分难得的事情。”

除了吴昌硕,在《石头记》里,弘一法师李叔同是另一位重要的出场人物。1924年,西泠印社建华严经塔时,创社成员之一叶为铭,邀请了弘一法师撰书《西泠华严经塔写经题偈》,镌刻于塔上。从此,西泠净土,华严圣地,风起铃动,佛音袅袅,远近相闻。在西泠印社山腰,沿鸿雪径台阶往上的石壁上,嵌有“印藏”的石匣。在这个布满青苔的石匣里,就藏着李叔同赠93枚印与西泠印社的故事。

孤山是西湖上最大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里隐藏了太多传奇故事

孤山虽然山高只有35米,但它的精神和文化内涵却很深远,这么一座小小的山,也可以说,它是西湖上最大的一块石头,成为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仰之弥高的艺术巅峰。许继锋说,《孤山路31号》共三集,第一集我们讲湖山传奇;第二集是草木记忆;现在第三集我们想说说金石上的情感故事,还原了一个有故事有剧情的西泠印社,映射镌刻于民族内心的精神追求和文化自信。

比如,汉三老石碑的故事。孤山上有一座石室,里面保存着一块东汉石碑。这块东汉建武年间的石碑,记录了一位名通的汉代地方官“三老”祖孙三代的名字和祖、父辈逝世的日子。1919年,汉三老碑出现在上海古董市场。有日本古董商希望收购此碑。消息辗转传到西泠印社,吴昌硕、丁辅之等人四处奔走相告,各地名士慷慨筹资,发起书画义卖。最终,在一个月内,他们筹够银元,赎回石碑,并筑起石室专门陈列保存。

像这样的传奇故事,在这一集纪录片中还有很多。今天21:30,记得锁定浙江卫视《孤山路31号》,跟着镜头一起穿越回百年前,去探究一块块石头,是怎样成为中国士大夫精神一个孤傲的坚持。

↓↓↓看完记得点赞评论,为我打call

责任编辑:小编

上一篇:颜色 / 朱书亭

下一篇:返回列表